2019年12月02日 星期一

赶早市儿

2019-12-02


  晨练之前,要赶一个早市儿。

  那里弥漫着纯纯的市井气儿和令人神往地怀想——不期而遇的人,意想不到的物件,都好。现磨的喷喷香的芝麻酱,冒着白气儿的嫩豆腐,农家土车运来的鲜果蔬菜,都透着浓浓的原汁乡味儿。

  我跟自己约定,赶集,得用半小时时间。

  随机选了几样菜品。原路返回时,发现一摊位蛰皮蜇头泡发不错。老板是个憨态细眼、不大主动招呼的黑瘦男人。问了价钱,先称三十五块钱的蛰皮,扫码付款。迟疑了一下,又挑捡起蜇头。这时走来一男人,问我蜇头蛰皮的差别。估摸男人不大帮炊,我被无端信任,莫名的窃喜油然而生。既然他在老板与买家之间,选择相信同是买家的我,我便倾其所知说,做凉菜,宜选蛰皮。热炒,蜇头吧。在我与男人不知深浅儿胡乱白话期间,老板也不插话,只是瞅着我俩儿微笑。男人说自己喜欢凉拌,就利落要了五斤蛰皮。我随后称了蜇头,扫码付款,匆匆返家。

  像是上天有意安排,偏偏是今早,回家后核对起几笔付款账单(以往从不),觉得哪儿不对。细查,少付了一笔三十五元。是卖蛰皮家的。

  明明是付了的,老板也看过的,怎么没显示?

  算了,就这样吧。自己不是存心所为,又没人揪着不放。可心里仿佛有道坎儿,怎么也过不去。现在就速去返还?时间有点紧。晨练时间本来就所剩不多,再耽搁……明天再去?好像也不妥。那老板如果明天不来,自己会平添烦恼。刚才闲聊,得知他来自庄河山区。山高路远的,就此不来也说不定。磨蹭啥,就现在吧。缺一次晨练又怎样?洗练一下性格里的燥气也没什么不好。于是,我快步重返摊位。

  黑瘦男人见我,依然是旧有的朴实厚道。

  “我少付你三十五块钱知道吧?”我边说边忙着扫码。

  “是吗?”男人黑瘦的脸上,有些许微动,却没露出失而复得的惊喜。

  “怕你上火,怕你被媳妇吵。”我一半真诚一半玩笑打趣。

  “嘿嘿,我还不知道呢。”男人轻轻地说,又憨憨地笑。本来就窄的眼,眯成了弯弯的两道线儿。

  “这次付清了,查仔细喽。”

  “姐,这笔钱,本该是没的。你回来了,还查什么查?”男人羞涩,眼里挤满笑。

  我转身离了好远,身后的黑瘦男人,还在憨憨地笑……

  文/裴丽英(老干部大学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