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1月13日 星期一

敢爱就追勇敢的大连姑娘打动“兵哥哥”

2020-01-13



  文 张新田    图由作者提供

  我是退休老兵,今年七十八岁。老伴是退休职工,今年七十二岁。我们俩的结合,可以说有点曲折。

  1960年,我从河北泊镇二中选飞入伍,成为一名空军飞行员。到部队两三年后,我们这批飞行员都到了找对象、结婚的年龄。飞行员找对象,各级领导都非常关心,也是组织上的一项政治任务。我的团长姜忠实热心地为我介绍了一位年轻、漂亮又贤惠的大连姑娘,她就是我现在的老伴。经过相互了解,双方都挺满意,就准备结婚了。就在这时,领导突然找我谈话,告诉我:经过组织详细调查,发现女方有个远房亲戚在香港,这不符合飞行员的配偶条件,不能结婚。尽管非常不舍,但我还是坚决服从组织决定,立即中断了关系。

  在我们中断关系后,她心有不甘,越想越觉得委屈和冤枉,便凭着年轻人的一股冲劲,写了一封申诉信交到了大连空军最高领导机关——空三军军部领导的手中。信中说:“我是一名出身贫农的大连某单位职工,从小热爱党、热爱国家、热爱人民军队。我和贵部飞行员某某真心相爱,但却因为我姐夫有亲戚在香港而不准结婚。我的这位姐夫在1942年十几岁时就参加了中共在广东领导的抗日武装——东江纵队,是纵队司令的警卫员。新中国成立后,被送入空军学习飞行。曾任驻大连周水子飞行大队副大队长。尽管现在已退出飞行队伍,但仍然是驻长春空军某部的一名现役军官。我非常想不通的是,他的亲属连他自己都没受到影响,怎么会影响我这个小姨子……”结果,领导鉴于她的诚心、决心和勇气,认可了她的观点,批准了这桩婚姻。

  1974年底,我们的第二个孩子即将出生,当时,她已经随军从大连调到普兰店工作,由于忙于工作,我几次劝她回大连待产,她总说单位工作脱不开而一拖再拖。十二月二十四日,我正在机场战斗值班,突然接到领导电话:“你爱人要生了,你赶快陪她去医院。”我匆忙奔赴医院,入院不一会儿老二就出生了,差一点生在路上。

  1979年,我调入空军机关工作,要经常跟随首长下部队,考核飞行技术,检查训练情况等等。比起在基层部队,工作要复杂得多,忙得多,给家庭和孩子留出的时间就少了。抚养孩子和大量的家庭琐事,都丢给了老婆。尤其在孩子上小学直至考上大学的十几年中,家里发生了几次较大的事情,包括老二在上小学三年级时,放学后自己疯玩,把楼梯扶手当滑梯从上向下滑,从二楼摔到一楼,腰椎粉碎性骨折;我的岳母因年龄大卧病在床,我都没时间照顾,都是她班上家里两头忙。为了怕岳母生褥疮,每天下班后,她都把一百五十多斤的岳母抱起来,擦洗全身。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她的操持下,两个孩子都学有所成、立业成家,岳母九十岁高龄安然离世。

  现在,我们俩虽然都已经是古稀之年,但生活得十分幸福、安逸。我们还将继续努力,奔向令人向往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