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2月13日 星期四

如果我再年轻十岁

2020-02-13

  文/温凌毅(大连老干部大学学员)

  2020年伊始的一场疫情,让人猝不及防!每天打开朋友圈和微信群,满屏皆是与疫情有关的信息。而我更关注的则是“抗疫”一线上,那群最可爱、最美丽的天使。

  年仅二十二岁的护士,那双被消毒液浸泡侵蚀而破溃、奇痒无比,却仍坚持为患者处置的双手;

  那些为了节省防护衣,因隔离不能回家,席地和衣而卧,甚至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的医护人员;

  那些正值青春芳华,为防感染而剪掉留了几年甚至十年心爱的长发、姣好的面容被防护面罩磨破的天使们;

  那些白衣战士,为了少报废一件防护衣,连续数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口罩一戴就是一天,尿不湿一垫就是一个班;  那些虽被人喊着“医生、护士”,却不过是一群刚走出校门的孩子们,那些十七年前战“非典”,如今又抗“肺炎”的英雄,那些夫妻、父子同上战场,高龄赴疫区的勇士们,那些为“战疫”,从度假、探亲的旅程返回、推迟了婚期的战士们……

  我脑海里时常会涌现出一个声音:“如果我再年轻十岁多好!”

  我是一名退休医务人员,如果我再年轻十岁,很想代替那些年轻人,冲上“抗疫”的前沿武汉;

  如果我再年轻十岁,我也想穿上纸尿裤,换下家里还有孩子的年轻妈妈,回家照顾好自己的娃;

  如果我再年轻十岁,我脸上的胶原蛋白也不多,但却比花样女孩子那葱嫩的脸皮,戴防护面罩时耐磨;

  如果我再年轻十岁,我愿参与抢救重患,让患上病毒感染的不是年轻的后生,而是年龄大的我;

  如果我再年轻十岁,我也会和战友们一起,在纸上留下一句句铿锵的誓言:若有战,召必回,战必胜!

  如果我再年轻十岁,我也会像第一批倒下的,武汉协和医院神经外科那14位医护人员一样,明知会有牺牲,却也决不退缩;

  如果我再年轻十岁,我也会像武汉某医院已经踏上返乡旅程的医生那样,在高铁上发出一条斩钉截铁的微信:下一站天门南,我下车回武汉!

  如果我再年轻十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