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6月29日 星期一

继《民国“财神”——张作霖智囊王永江传奇》后,又推出新作《陨城》

王金杰:将金州那些人那些事写活写透

2020-06-29



  王金杰踏访历史古迹。



  文/本报实习记者 白宇 图由受访者提供

  有股子倔劲:

  从体制内说走就走

  王金杰,上世纪60年代生于金州,面相年轻,灰白发色为他增添了些许沧桑深沉的气度,吸烟很凶,言语不多。不乏亮点的经历被他轻描淡写地说出来,让人感叹“这个魅力大叔竟然还这么有故事”。

  1980年,王金杰考上当时的“国际政治学院”(现在的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新闻系,毕业后直接进了一家部属报社工作。在首都的报社工作,也许是很多人梦想的塔尖,作为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学子,这份工作“有里有面”,还奢求什么呢?可工作了3年,王金杰放弃了,很多人在家乡看到他,不禁愕然。之后,他又在我市一些机关事业单位工作过。

  工作之余,他发现自己虽然有颗“不安分”的心,但只有文学能让他的心安定下来。

  那一年,作为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的王金杰收到邀请,去中国作协鲁迅文学院进修。他毫不犹豫地去了,进修了两年影视文学专业,他的作品《三个女人与一部电话》被选中作为此届毕业生毕业作品代表,由学校出钱,电影学院老师指导,由他作编导,拍成了影视短片,并由学校存档。与此同时,他的小说《玩来玩去》被书商买断并出版。这是他第一次尝试写长篇,对他今后的人生有着重大影响。

  王金杰说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第一:1992年,他咏叹沈大高速公路的诗发表在《人民日报》上,这使他成为第一个为高速公路写诗的人。

  有满腔热爱: 爱文学爱故乡

  王金杰应邀参与了撰写《文化大连》丛书中《大连记忆》一书,在此过程中,他有机会更深层次地触碰到了辽南历史上的人物和事件。王永江就是这个时候闯入他的世界的。

  他在书中写王永江那个章节被王永江的后人看到后,说“这些远远不够”,这句话确实对王金杰起到了“激将”的作用,他旋即探访王永江在沈阳、上海的后人和旧友,查询历史资料,在此过程中,王金杰结识了很多史学家。在拥有了大量原始素材后,他萌生了为这位民国“财神”写传记的念头,可搭起了架构之后,发现传记这种形式缺乏趣味性,而且那个时代的语言对现代人阅读是有障碍的,于是下决心以长篇历史小说的形式展现这位“民国理财大师”的风采。

  “通过走访,我发现自己竟和王永江沾亲,算是他的孙辈吧。而我在公安、税务部门工作的阅历,为文的嗜好,使我与王永江有了某种特殊的联系,我经常在月朗星稀的夜晚,与他进行一场灵魂的对话,我是理解他的,也能感觉到他懂得我,那种冥冥之中的相知相惜,常令我泪挂腮边……”王金杰说。

  他用了7年时间,几易其稿,终于在2017年通过群众出版社出版了《民国“财神”——张作霖智囊王永江传奇》。王永江年近百岁的长孙给王金杰打电话拜年,其他后人也给他打电话表示深深的谢意,说在网上订购了好多,要留给家族后人。

  “这本书完成之后,我仍然意犹未尽。除了主人公王永江盖棺论定,一些次要人物尚处于未完成时,因此还有写下去的必要。王永江是1927年过世的,如果把着眼点与落脚点放在古城金州的话,这座大舞台还有若干人物上演着若干故事,比如,王永江的后人如何?文化精英、乡绅乡贤如何?铁杆汉奸、伪满大臣如何?日本人统御、俄国人觊觎又如何?……所有这些,构成了《陨城》这部小说的框架与主脉。有些史实故事,尚属首次披露。”王金杰说。

  爱一个人,爱一座城。对王永江的了解过程,让王金杰再一次认识了故乡,也再一次爱上了故乡,这个影响具有潜移默化的力量。当年走访专家和查找史实的过程中,那些资料已烂熟于胸,王金杰很想找到一个出口,让这些珍贵的东西开出花朵。于是,经过两年孤独的写作,《陨城》面世了。

  有一个心愿: 拍成剧建纪念馆

  王金杰说话不疾不徐,采访中,他只在说一件事情时,语速明显加快。那是见到王永江次子王贤湋(wéi)照片的时候。“也许你无法理解,一张照片为何会有如此的冲击力。照片中的男人明显比他的父亲还要英俊,我看着他的眼睛,脑海中便已成形了他的故事,那一眼仿佛是一道光火,一下子点亮了我。我急于翻出纸笔将那一刻脑海中涌进来的一切记录下来。可显然,我这种焦虑是多余的,因为那一眼,给了我足够多足够久。”王金杰说,“王永江温暖了我,升华了我。”

  第一部书完成后,王金杰每年都去祭拜王永江,作为崇拜者也好,作为后辈人也好。他还记得第一次去找墓的时候,在肖金山脚下转了好久都没找到,正要放弃时,一位老农民给他指了方向。“找到时,我感觉到深深的无奈和沮丧。作为金州历史上的一个知名人物,他的坟墓隐匿在一个菜园子里,坟茔明显裂缝,野草重生,荒凉至极。面对墓碑我怆然泪下。”

  王金杰遂有了一个心愿,他希望自己的作品可以拍成影视剧,拿到收益后,他准备拿出一部分给王永江建一个纪念馆。“我觉得这不仅是我的心愿,这也是一座城市该有的体面。”王金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