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14日 星期一

50年前在劳动公园的荷花池旁姐夫给我拍了一张黑白照片

2020-09-14


  虽然50年前的黑白照片已模糊泛黄,但记忆却历久弥新。

  文图/张荣阳

  记忆像一条河,点点滴滴的回忆像河水在心里流淌,汇聚成记忆的长河。

  看到《老友时代报》刊登的《那年荷花池上的灯展真美》的文章,我翻开了陈年老影集,看到那张50年前在大连劳动公园拍下的老照片,许多回忆再次浮现在眼前。

  记忆留香。记得那是1970年的深秋时节,当时姐夫在大石桥车站工作,他是从大连铁道学院(现大连交通大学)毕业后,分配到这里工作的,后来他担任车站站长。我乘坐火车跟着姐夫逛了一次大连,尤其令我难忘的是姐夫带我逛了一次劳动公园。

  那日下火车后,路过青泥洼桥的大连商场,举目看到那高高竖立着的“劳动公园”标志的大门,又走过一段林荫路,来到园中的荷花池旁。再走过一段石阶,便见一块高高竖立的石碑,上面镌刻着六个大红字:“劳动创造世界。”继而,沿着石阶路走去,便是荷花池,这里是我对大连记忆最深刻的地方。

  那时虽是深秋季节,但荷花池内九曲的石桥和周边的垂柳交相辉映,依然如画。姐夫说,荷花池的北池子里是荷花,南池子里是莲花。北池子一侧有一直通往池水中央的曲折游廊,池中央的小岛便是演节目的舞台。我抬眼望去,池中有四角弯弯的凉亭,四周有四根朱红的立柱,倒映在池水中。姐夫还说,当盛夏荷开时,成片的荷叶点缀着鲜艳的荷花,一幅山水画浑然天成。

  驻足在荷花池旁,姐夫用老相机为我拍下了一张黑白照片,至今一直珍藏在影集里,因时间久远加之是黑白照片,现今照片己模糊,但岁月留影,往昔那些醇厚温馨的记忆却历久弥新。

  劳动公园成了我记忆中的乐园。我工作以后多次来连出差或办事,也多次逛过劳动公园。不同时期的劳动公园,有不同的变化,那张老照片上的景象,也随之不断变化。盛夏,我曾来连观过荷开,也曾观赏过灯展;秋天,我来公园看过菊花展;在连期间的清晨,我也曾看到人们晨练时跳起了折扇舞、红绸舞、交际舞,还有人在荷花池边、柳荫下练起了太极拳、剑法……

  荷香幽幽,荷池月色,荷花池给我留下了温馨美好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