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19日 星期四

采石场上的苦和乐

2020-11-19

  文/刘海涛

  那是1975年春天,我所在的警通连接到上级命令,全连开赴原新金县矿洞村,住进临时搭建的帐篷,劈山采石头用于国防施工。

  我们由连长和指导员带队,工作环境十分恶劣,危险事故时常发生,生活条件也十分艰苦。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中,我们战士的精神生活却异常丰富,处处闪耀着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连队组织我们抡大锤比赛,看谁持续抡锤时间长,砸石量大;搬运石头比赛,看谁持续不间断搬运石方多;还有肩扛石头、背部背石头、腹部托石头等多种比赛。

  在简易食堂的黄土墙上,挂着白纸红边的光荣榜,上面登记着各项比赛的前三名。总结评功受奖,那都是最基础的依据。真想象不到,当年那些小旗对我们有那么大的号召力,调动和牵引着我们每个战士。

  采石场上,我最敬重的战友有三位。担任打眼放炮组组长的李锋,在一次排哑炮时,山上滚落几块石头,砸中并引爆了哑炮。顿时碎石四起,把他砸倒在地,脸上鲜血直流。至今,李锋脸上仍有黑烟喷熏的痕迹。我的战友王广富,从他嘴里永远听不到一句泄气的话。这个乐观的人后来在一次撬石头劳动中被撞,听说造成伤残。那时,我已离开连队,却一直牵惦着他。我的另一位战友凌在华,是唯一一个在光荣榜上敢和我比成绩的人。在周、月、季总结会上,我和凌在华名字总是反复被提及。有一次,我们听说几个坡下汽车维修部的工人在举轴承和胶轮,都没举起来。我和凌在华去了,我俩试了试都举起来了,围观工人都惊呆了,说足有300斤重。

  当年的这些战友和那些难忘的事,无论何时都让我深深地怀念,怀念当年采石场上的苦乐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