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7月21日 星期一
第A21版:悦消费·关注 上一版  下一版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以作风建设为事业发展提供新动力以事业发展成果检验作风建设新成效
“房屋置换大连模式”有望示范全国
会水的熟手频出意外失误种在不良习惯里
葡萄酒美食节各项答卷远超预期
八一大商逆转广东
走近杨绛同时代的民国才女
无标题
第A02版:今日简报
“三伏天”更要防止情绪中暑
天津公安局局长武长顺被查
内蒙古乌海破获建市以来最大毒品案件
乌克兰找到196名马航遇难者遗体
最长恐龙粪便化石将拍卖估价1万美元
一见钟情是真的
开通四条临时公交线路保进出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
超强台风威马逊来袭致琼粤桂18人死亡5人失踪
第A03版:最新闻
赴美带薪实习你到底知道多少?
房产抵押贷款
广告
第A04版:最新闻
瓷片收藏难把握的残缺之美!
第A05版:特别策划
这个岗位一干就是20年“李哥”的称呼里满是将心比心
机械式的催乳让媳妇白遭一顿罪
第A06版:大连城事
大连醉了
第A07版:大连城事·活动
新商报品鉴团300团员品出专业范儿
让中国消费者喝到性价比最高的酒
专业评审环节即将启动
第A08版:大连城事·民生
排水旧管网改造计划年底前完成
39~117大连三口之家“主力户型”
广告
第A09版:大连城事·发生
亿达捐资大工1500万元设立教育基金
“吃喝”预赛冠军,一人摘走
沙滩极限飞盘角逐金石滩
啤酒节门票24日开售
广告
第A10版:大连城事·现场
大学校长提前跟你“打招呼”
一次可办理6位同行人登机牌
南航调整大连始发至日本航线运价使用条件
主场“首胜”,大宝“破荒”
两盘3比2,局局惊心八一大商“大逆转”广东
“歌霸”徐晨皓被拖鞋给“坑了”
第A11版:广告
奇骏年进入下半场SUV车市或迎新双雄时代
第A12版:今日政事
以作风建设为事业发展提供新动力以事业发展成果检验作风建设新成效
强化落实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的紧迫任务
大连史上最强执法船队编成
捐赠3万元定制购买自闭症儿童康复器材
十大系列活动关爱城市农民工
第A13版:阅财富
大连蓝莓最好的一年?最坏的一年?
观点
第A14版:阅·财经重磅
纸上谈经
陈俊圣老帅的眼光
蓝莓酒的珍贵年份
蓝莓叫渴,怨谁呢?
(上接A13版)
第A15版:阅·财经重磅
三一:接下来的应对取决于奥巴马是否上诉
上海家化电商核心团队集体辞职
阅数字
4.75亿美元两个华人控股福布斯
他俩是谁?
清华紫光9亿美元收购锐迪科
“.公司”“.网络”中文顶级域名开放注册
这是诺基亚的最后一天吗?
银监会正研究新规监管P2P
第A16版:阅·赢销读点
他用两次时间差织出恒源祥
公告
第A17版:阅·资本日记
区间震荡依旧保守操作为宜
大连商品交易所期货行情一览表
彩民花10元获奖825 万
沪深两市资金流向观察
两注千万头奖均未追加8.92亿元奖池再创新高
中小基金称雄固定收益榜
亚太QDII整体活跃
8月足彩赛程公布
IPO持续抽血 调整或继续
奇奇走势预测
第A18版:悦消费
大黑山成了大连人上海之后的又一纳凉选择
内页导读
天益堂中医
广告
第A19版:悦消费·策划
做一个受社会欢迎的人从形象到口才都需要学习
广告
第A20版:悦消费·关注
没有空调和冰箱的那些夏天
最热时节也是口福时节
广告
第A21版:悦消费·关注
没有空调和冰箱的那些夏天
广告
第A22版:悦消费·职味
职场微镜头
找份发传单的活儿也比坐等父母给钱花强
分类信息
第A23版:网后文娱
杨绛第一次“发表”为朱自清推荐
第A24版:网后文娱·专题
凌叔华徐志摩眼中的“曼殊菲尔”
苏青凭现实主义写作在当时独树一帜
第A25版:网后文娱·专题
《妈妈再爱我一次》周四开演
陈衡哲北大首位精英女教授
苏雪林被性格决定命运的典型
大连网络歌手原创微电影开机
《奇幻魔法学校》大连出击
第A26版:食尚健康
会水的频出意外失误种在不良习惯里
大连医生微播报
第A27版:食尚健康·盯防
磨粉养生存在霉变风险
每天二两豆腐皮一个鸡蛋
桶装水开封后一周之内得喝完
出汗多,该不该补盐?
第A28版:食尚健康·医者
12岁女孩儿严重心衰只能坐着睡觉
得了肾癌,肾脏能保住吗?
吃药抓住“保鲜期”
养生微博
高温天煎服中药有特殊讲究
第A29版:食尚健康·热议
榻榻米清洗被忽视成了尘螨安乐窝
除螨没有速效药长期净烫晒冻可去除
“神器”效果存疑
第A30版:医药在线
多学科联手诊疗“一站式”解决胃肠道动力困扰
让急性脑梗患者尽快回归社会
困扰她48年的怪病竟是“脑发育异常”
健康讲座
广告
第A31版:广告
广告
第A32版:广告
广告

没有空调和冰箱的那些夏天

2014-07-21


    纳凉好去处

  城门洞子

  南京城墙是世界上目前保存最长的城墙。祖先在把举世瞩目的文化遗产留给我们的同时,也顺带赋予了后世南京人夏日的清凉。家住汉中门的市民刘先生是一个“老南京”,他说,他的夏日记忆就是和老城门联系在一起的。

  “小时候,家里没有空调没有电扇,夏天的晚上太热了,父亲就领着我们兄弟姊妹到汉西门门洞子里纳凉去!”刘先生说。一把蒲扇、一个水杯,这是家人纳凉的全部家当。走进城门洞子,就如同进入了一个清凉的世界。高高的砖墙顶上,甚至还会滴下凉凉的水滴来。

  街坊邻居们坐在城门洞里唠家常,聊新闻。爱唱戏的,就来几嗓子《智取威虎山》,在城门洞里唱的效果似乎格外好;坐不住的是小孩子们,个个“兴得一头核子”,手拿着蒲扇跑来跑去;那时候,城里还能看见萤火虫,在城门洞里飞来飞去,带来小小的光亮……

  刘先生的记忆里,那时候还有老南京人拿着席子直接睡在城门洞子里。“那时候好像大家都受不了热似的,马路边都有人直接铺开席子睡觉,不必担心有什么治安问题。不过,在城门洞里睡觉,究竟要比路边凉爽。时间长了,关节都可能出问题呢!”

  南京城墙史研究专家杨国庆说,南京明城墙建成至今已经有600多年了,不过,老百姓能够进城门洞子纳凉,是近百年来的事情。明清两代,南京城墙作为城市军事防御的组成部分,每一个城门洞子都有驻军,城门附近还有栅栏,老百姓是不能在城门洞子里随便逗留的。文/于峰

  小豆冰棍

  嚼出一嘴清凉

  在外地偶遇一位三十年没回来的大连老乡,开门见山他就问:小豆冰棍还有卖的吗?我感到很惭愧,现在差不点就叫“冰美人”了,谁还用那么土的名儿。老乡不干了,滔滔不绝地讲起小豆冰棍的“壮丽”往事。

  大连人叫小豆冰棍,确实有点土,人家沈阳都称冰果,北京人早就叫雪糕了,那多有诗意,白雪、蛋糕,一听就跟五星级酒店有关系,咱是冰冻、树棍,充其量也就是和农家乐有点联系。但大连人没在乎这个,越土的越是世界的,小豆冰棍在这个城市曾历经30年而不衰。老乡姓于,上世纪60年代便恋上小豆冰棍了,一听街上有喊:小豆冰棍,五分一根!他腾地就奔出去了,5分钱一支太昂贵,念小学的老于得拼命攒钱。学校组织上海游泳,妈妈给了两毛钱零花钱,他算计好了,回程不坐电车走回家,省下4分钱,一凑,就多吃到一根小豆冰棍。后来他的典型经验被人窃取并推广,每次上付家庄游泳归来,八一路上满大道半大孩子徒步往家走,公交车都空了,这队伍都是省钱买冰棍的。老于觉得吃这东西绝对是种享受,那时候的冰棍红小豆馅舍得放,放到嘴里慢慢唆,甜豆馅又面又凉,直吃得灵魂出窍,美味被咂巴得越来越小,甜汁不小心流出了嘴角,就剩棍了还被押在嘴里不肯放。冰棍可爱,戴白帽卖冰棍的老太也受追捧,一帮板凳高的小屁孩围成一圈,仰望着,比着呈现讨好的笑容。老太的冷藏技术现在看来也是一流,哪有冰柜,就一土造手推车,塞上一带盖木箱子,盖上厚厚的棉被,一层冰棍一层油纸,冰棍甚至都没有包装纸,但就是不化。70年代,各家工厂开始生产劳保冷饮品,既然小豆冰棍这么走红,就照着做呗,那白糖红豆放老鼻子了,怎么试验就不赶冰棍厂那么个小厂出的东西。摆弄钢铁的万人大厂厂长让冰棍厂的大婶厂长一顿嘲笑,扔下一句:好男不和女斗。他走人了。此后,小豆冰棍在大连街里更是风雨无阻了。

  老于后来到外省做了知青,地头干活又想起了小豆冰棍,正巧快到年关,农民家里都忙活蒸粘豆包,有现成的馅。一天他见无人撮了一块,放碗里撒糖精浇水和匀了,再插枝细树棍,端到露天里冻,两个小时还没冻实,他困得睡了过去。半夜激灵一下醒了,想起他的“冰棍”,跑院里一看,肺都气炸了,同室的哥们出溜着鼻涕,刚吃完那美味的最后一口,正舔碗底呢。五六年的哥们,那一晚差点跟他闹掰了。到了90年代,老式的小豆冰棍终于坚守不住了,各种漂亮名字的冰甜品潮涌般上市,还穿上了色彩艳丽的外衣。老奶奶趴在冰柜上往里瞧,“有小豆冰棍吗?”刷着睫毛膏的营业员嗔着说:“奶奶,俺这不卖古董。”文/天歌

  蒲扇摇走

  一身燥热

  那是一把旧蒲扇,布满了岁月的风尘和烟火,边缘一些地方已经有点残破,手柄也磨得泛着光阴的亮。就是这样一把被时光遗忘的蒲扇,我却视为珍宝般收藏着,夏天时总要拿出来痴看上一会儿,那些和扇子有关的记忆便明晰地浮了上来。

  童年时的夏天,总是那样炎热,即使到了傍晚,依然还是火烧火燎。只要没有风,如水的月光也显得温温的,湿湿的,令人躁动不安。这时蒲扇就派上用场了,一挥一划,凉意四起,暑气顿消。门前的大榆树下,河边的水码头旁,村西的小桥上,一拨一拨都是纳凉的人们,几乎人人手上都拿着一把蒲扇,在胸前缓缓摇着。从张家摇到李家,从河东摇到河西,从巷头摇到巷尾,从燥热摇到薄凉。

  老家的院落里有两棵婆娑的枣树,我们一家经常搬了桌椅在溢着青枣香的树下纳凉。墙角的凤仙花开得饱满鲜嫩,水井边上大片的紫茉莉更是花事繁密,屋后的梧桐阴里知了不知日夜地嘶唱着,远处的稻田里不时传来蛙鸣的声音。我们就在这花儿香,虫儿唱的夜晚闲聊着,桌上有现摘的西瓜和葡萄……没有电扇,没有空调,只是拥着一把小小的蒲扇,却仿佛拥有了世上所有的甜蜜与幸福。

  夜深了,爸爸就睡在外面的桌子上,母亲让我回房,我嚷着也要睡外面,母亲却说夜里凉气重,小孩子不能睡在外面的。我只得悻悻地回房,厢房里热得很,怎么也睡不着,这时母亲就会坐起身来,用蒲扇轻轻为我扇风,那风极为柔和,有种神奇的力量,竟在我的心坎上开出朵朵冰洁的青莲花,很快我就入梦了。母亲还在那里摇着,为她心头的宝贝,送去了清凉的爱意。文/隆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