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19日 星期五

标题导航

第A01版:首版
大连发出首张网约车运输证
肖盛峰会见爱丽思欧雅玛株式会社社长大山健太郎
38家沪企“最大规模”组团参展
徒步大会全程禁烟“禁飞”
含金量有多高
中央环保督察组向大连市转办第二十二批信访投诉问题77件
槐花在大连获得的情感待遇,天下头一份
广告
明起开始网上报名下周起可办准考证
华南北站将同期投入使用1号线将加车4列
家庭过期闲置药周末公益回收
第A02版:大连城事
航拍器别往徒步现场带
这朵花的含金量有多高
大连市人民政府公报
无标题
第A03版:大连城市·发布
2017普通高中特长生计划公布
大连科技活动周20日在全市展开
市文明办组织开展道德讲堂进校园活动
关于2017年体育艺术科技类特长生有关问题的解答
简讯
大工王立鼎院士团队自主研制1级精度标准齿轮,填补国内外空白
第A04版:大连城事·出行
大连现代博物馆被正式授予“国家一级博物馆”
1号线全线将加车4列
清理一条奖励1元至50元红包
大连发放首张网约车运输证
黄色“道牙子”旁别停车也别上下客
第A05版:大连城事·健康
尿酸高不只会痛风,更是肾病隐患
家庭过期闲置药周末公益回收
本周六幸福女性课堂带你洞察电影中的心理学
中国新歌声唱给老人听
简讯
第A06版:今日政事
肖盛峰会见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肖盛峰会见爱丽思欧雅玛株式会社社长大山健太郎
市委统战部召开全体党员干部会议
市人大常委会召开机关干部警示教育大会
市政协召开推进“两学一做”警示教育大会
曲铁军:警队里的“许三多”
第A07版:今日政事
38家沪企最大规模组团参展
中央环保督察组向大连市转办第二十二批信访投诉问题77件
大连旅顺大樱桃节6月2日启幕
“品质为坚”深挖启辰T70“三大件”
广告
第A08版:财富商学院
“上瘾”的二手货买卖
“闲”出来的4000亿
创业者书架
第A09版:财富商学院·读点
勒索病毒为何选中比特币
股东除名决议的效力应如何认定?
你会选择申请商标注册的类别吗?
第A10版:商·资本日记
美元指数回吐“特朗普行情”所有涨幅
“爱心书库”建成100家
“连环夺宝”一天两次拉大线
彩民复式投注揽金26.3万
福彩双色球第17057期
下周二档足彩公布竞猜赛程
大连商品交易所期货行情一览表
第A11版:网后文娱
星语录
谁在坐享《欢乐颂2》的红利?
选择新升级启辰T90智尚大屏版惊艳来袭
“打开艺术之门”少儿艺术节启幕
广告
第A12版:漂亮生活
女明星的深度隐秘
槐花在大连获得的情感待遇,天下头一份
第A13版:漂亮生活
小角落大意境
一次拿命在拼的寻茶之旅
广告
第A14版:赢周刊
友谊商城聆听夏季商品全面上市
胡桃里音乐餐馆
兰舍硅藻泥“5·21除醛日” 工厂放“价”
店不在大味美则灵
2018CCTⅤ《百姓春晚》全国优秀节目选拔活动落户大连
满香浓美食广场一站式美食
第A15版:赢周刊
浪琴:优雅唯尚 经典延续
第A16版:广告
端午节爸妈可能会喜欢的产品优惠又实用,货真价实,品种齐全

一次拿命在拼的寻茶之旅

2017-05-19


  文图/一明

  有个地方,我叫它桃花潭。“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如果没有来到此处,我断不会认为世上真有陶渊明所写的“桃花源”。

  这日早上9时出发,先坐皮卡车行一个多小时,到达村庄。换手扶拖拉机继续行进。在大路的左侧有一细微小径,外有密树遮挡很难发现,拐进去继续前行。

  开到小路的尽头,换作步行。没走多远,向右侧一拐,一条蜿蜒小路,很是陡峭。几拐几爬后,来到山口,山口一人宽,刚好一成年人可以通过。高有十余米,从上至下似“一线天”。遂进,墙壁长满野草,阳光很难照射进来,慢慢趟着走十米有余,渐听水声。复十米,光亮处,水声轰鸣,仿若瀑布倾落,扑面而来。

  出山口,阳光一瞬间有些刺目,恍惚间停住脚,猛然发现自己站在悬崖峭壁处,垂直向下百米有一深潭,湍急而下,水声就是来自那里。

  此时上午11时,我们无法想象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会经历什么,问了瑶族兄弟,得知到达茶园大概还需要三个小时,就急忙上路了。

  在山崖上行进大概40分钟,渐渐从山上走到河滩。一路临崖而行,有的地方仅有一只鞋的宽度,最怕是碎石和落叶引起脚底不稳,就有滑落山下的可能。心里的恐惧是巨大的,但一路的美景又让你不得不向前。

  接下来走的是一条今年新修的小路,刚开始还勉强可以前行,走了一段才发觉这哪里是路,分明是在山上爬行!我们无法像本地人快速跳跃行进,只能依靠上肢抓住树干、树根来移动脚下,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唯恐踏空滚落山下。见不到光的原始森林,蚊虫成团,我们的到来使它们慌不择路地扑了过来,扑向我们的眼睛、鼻子、嘴巴……

  出了这片森林稍作休息,坐在河滩的大石上观赏这原始的美景。近处是清澈的河水,时而湍急,时而潺潺。两岸的大树高不见顶,层叠茂密。阳光透过树荫斑斑驳驳地射进来,一阵风吹过,树叶打着圈从高空飘落,在光影间盘旋、飞舞。

  中午12时30分到达茶园的入山口,大河的一个细小支流,名“桃花菁”。溪流顺山势自上垂落,形成一个个小瀑布,小瀑布下落后形成一个个小水潭,我们攀着石碣逆流而上,直到溪水的尽头,古茶园的山脚下。

  何年何月又是何人将这片茶树栽种,那时此地是否也是密林环绕,他们是否在这周围居住,是否那时他们已经懂得茶叶的妙用,或是茶叶已经成为交易换取生活用品的商品?我的思绪在空间和时间的纬度里不停游走和穿插。

  我是跑惯茶园的人,从宝岛台湾到山东崂山,从南端至北端。但我从未上过坡度超过75度的茶园,而且土壤干燥、松滑,无从下脚,真的无从下脚……

  一路上,每遇到险境,当地人海哥总会来搭把手,把我俩拽上去。他看到我眼中的无奈和绝望,便从坡上下来,伸手拉住我,同行的嘉木在身后抵着我。我们三人帮一点一点地向上挪动。

  突然我脚下一滑,上身一晃差点摔倒,好在及时被海哥拽住。嘉木着急扶我,结果脚下踩空,重重摔在山坡上。我跪在地上去扶她,拉她起来。此刻我再也忍不住,大声哭了出来。“太难了,太难了,为什么这么难?”一路的惊吓和委屈也在这一刻涌上心头。找茶要不要这么拼命,搭上性命的安危!嘉木看到我哭,也一下泪如泉涌,我们就跪在那里,哇哇大哭,让眼泪肆意流淌。

  哭完又笑了,笑完又哭了,哭完又开始爬,是真的用爬来到茶树下。桃花园里的茶树真好啊,真大啊! 树叶嚼在嘴里真香甜。今年我会用它的叶子做一款茶,就叫“桃花醉”……